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部门动态 >> 石斛产业 >> 正文

走进天宁山深处的石斛种植园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8日 16:33 浏览: 作者:许丽雯 来源:《龙陵石斛》2018年第二期 打印正文

第一次听说石斛,是多年前爷爷重病,亲戚熟人尽其所能找来了各式各样的药品——西药以抵抗病毒,中草药以消解病源,当然还有很多据说是可以增加人身免疫力的。比如来自巴西的蜂胶,还有来自云南的紫皮石斛。

碾磨成粉状的石斛以毫克为单位分装在塑料小包里,小包上印着的绿色图案——这一切都让这种听上去陌生的植物显得十分的金贵。撕开包装,深灰色的石斛粉散发着一股并不令人喜欢的味道。每次看到爷爷都是皱着眉,放进嘴里,然后尽快地用温水把粉末吞入胃里。

很多年后,我在滇西龙陵县碧寨乡的天宁村里看到了石斛。初入这个青山环抱、绿树成荫的小村庄里,可以看到一束束色彩斑斓的石斛花作为装点庭院的花卉种在木楼前的树干或者枯木凿成的器物中,黛紫的、鹅黄的、月白的小花繁茂地缀满枝杆,修长而又纤细的绿色叶片衬托着花的娇颜。

最初,我把它们当作了兰花,其实,位列中国九大仙草之首的石斛本就属于兰花科。从外形上来看,石斛的花形与其他的兰花如出一辙,都有一枚唇瓣,有着“红唇微启”的性感和娇媚。实际上,这种奇特的形状就是为了适应昆虫授粉。

石斛是我国古文献中最早记载的兰科植物之一。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就有记载。千年以来它一直和灵芝、人参、冬虫夏草等被列为上品中药。被人们称为“千金草”“软黄金”,功效极强。

梅兰芳为了嗓子,就常拿石斛煎喝。作为保健品,它历来很受欢迎。传说唐太宗嫁文成公主时,特意赐予她五升铁皮石斛带着;所以公主在藏区生活四十多年,未因气候水土不服,而损害花容。甚至在古代民间还曾传说:若将这种药材的原汁喂入身体极度虚弱的垂危病人口中,可使其起死回生,被百姓誉为“救命仙草”的铁皮石斛。

虽然传说有些夸张,但也不得不承认,多种临床试验证明铁皮石斛的确有其他普通滋补品没有的独特功效,比如成份有被西医认可可以改善免疫力的石斛多糖。

俗话说“吃药一箩筐,不如铁皮石斛一碗汤”,石斛确实对人体健康有好处。如果把石斛磨碎榨汁,得到粘稠的汁液,甘甜生津。当地人说,这样嚼吃最是养胃,对此,他们可以列举许多例子,本村子的某某、隔壁村子的某某某,都是这样医胃病的。石斛确有健脾养胃生津的作用,在《神农本草经》《本草再新》中均有记载,人们称它为“肠胃药”。服用铁皮石斛能促进胃液分泌,增强胃的排空能力,帮助消化,修补胃肠吸收功能。久服厚肠胃,并有助于预防和治疗萎缩性胃炎和浅表性胃炎。

想象着天宁村的村民们在深山密林里遇见某种开着漂亮花朵的石斛被他们挖起来,随意地找个枝桠或者朽木,以便这种附生植物安身立命。房前屋后花开花落,拉着家常时,顺手就掰一段送到嘴里,让甘爽的汁液充盈口腔,有病治病无病防病。就像路边的鱼腥草、刺五加、河边的苔藓,头疼脑热腹泻胃胀,这些小毛病根本用不着去医院,这里每个村民都是自己的医生。

清晨,雾气还未完全散去,碧寨乡天宁村石斛种植园的种植户们已穿行在山林间采摘着树上的“鲜条”。

申大姐告诉我:“一大早就有人打电话订货,得抓紧时间多摘些。”站在紫皮石斛天然林有机栽培示范基地,大姐兴奋地与我聊了起来,“前两天下了场大雨,经过雨水的浸润,鲜条看上去更水灵,胶质更多。”

再往山里走些,可见沿苏帕河两岸铺排的黑色遮阴网覆盖的石斛园越来越多,它们点缀在青山碧野上。只见弯弯曲曲的树枝上、青苔如织的青石上长满了绿茵茵的石斛苗,有的粗壮硕大、枝繁叶茂,有的节节环扣、伸展延长。斛农有的在给石斛浇水,有的在清理枯叶杂草,为“待嫁”石斛梳妆打扮。

在温暖湿润的老林中,紫皮石斛被棕片或苔藓裹着绑在大树上,已长出根茎附生于树干。相比与大棚种植,仿野生种植的石斛生长得慢,但是因生长环境不同,保健价值更高,从而也更受市场的欢迎。

当地斛农告诉我们,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培育,龙陵县许多村庄石斛仿野生种植取得成功,总结出种植仿野生石斛的温度、湿度、光照等条件,及药材自身四季生长规律,实现了传统意义上的“道地药材”,可谓石斛中的上品。

素有“滇西雨屏”之称的龙陵县,丰富的森林资源,充沛的雨水,湿润的空气,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滋养孕育着生灵万物。石斛便是大自然馈赠给当地的“宝物”,更为全县百姓提供了一条致富之路。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