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部门动态 >> 石斛产业 >> 正文

治 病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2日 16:31 浏览: 作者:余显斌 来源:《龙陵石斛》2018年第二期 打印正文

马局长身体突然就不行了,每天上班,无精打采的,有时静坐着,却猛地跳起来,惊慌四顾,脸色灰白。

他老婆周丽见了,很着急。

好在,城里有个老中医,据姐妹们说,医术高超,望闻问切一番,几副汤药,药到病除。

周丽一听,马上拉着马局长去了。

老中医住在城南,过两条小巷,到了十字路口,就是一排木板铺门,黑色的,泛着年代久远的光色。门楣上,挂着一块黄底石青色行书的匾,上书“凡医圣手”。走进去,里面坐着一个满脸红润的老医生,笑呵呵的,弥勒佛一般,蓄着一把洁白的山羊胡子。问明来意,老中医拿出一个脉枕,让马局长将手腕放在上面,用右手掐了脉门,眯着眼,诊脉良久,嗯了一声,再嗯了一声。

然后,他看了马局长的舌苔。

然后,他再问了马局长的饮食。

马局长面带苦笑,一一回答着,最后道:“老人家,你看准了我的病吗?”

老中医也不生气,慢条斯理地铺开一方纸,拿了毛笔蘸了墨,龙飞凤舞几行。吩咐马局长,将这剂药拿回去泡茶喝,一月之后,病不见好,可以来砸自己的招牌。看老中医如此笃定,马局长再次苦笑着摇摇头。

周丽很高兴,拿了药物,喜滋滋地回家。

马局长不泡,也不喝。

周丽急了,自己动手,泡了药茶,黄亮亮的,如一片阳光透过菊花丛,很是好看。等到马局长回家,她拿着药汤,逼着马局长喝了,而且激他:“人家可是叫你去砸招牌的啊,你

不喝药,咋的去砸?”

马局长哎了一声,拿了汤慢慢喝下,味道还是很不错的,清新中,有一种水木清华的味道。

以后,他每天都喝。

一个月过去,他心情慢慢平静了,如一泓湖水,春风也吹不动一丝涟漪。

至于走路,也有劲了。

说话嘛,再也不是过去软塌塌的声音了,而是钟鸣一般,哐哐地响。

周丽私下问:“咋样?”

马局长呵呵一笑,道:“老人家的药治身病,难治心病。”

周丽开玩笑:“走,砸招牌。”

马局长一笑,和周丽一块儿去了,当然不是去砸招牌的,是去感谢老中医的。马局长当面说出心里的疑问,说自己知道,自己得的是心病,难治。老中医捋着胡须告诉他,其实,说穿了一点儿也不神奇。自己捏了马局长的脉,脉象虚浮,是心焦气燥引起的;自己就用了一味“药中黄金”,再加上其它药物辅助,配制成茶,让马局长服用。他说:“这药能让人平心静气,能涵养脏腑,调和各器官,所以病就好了。”

马局长道:“是石斛?”

老中医呵呵一笑,微微点头。

他告诉马局长,这种药茶,不要停顿,继续饮用,保险此后身体一直如此康健。

周丽一听,连连保证:“一定的,一定的。”

而且,周丽最近也是烦躁难眠,也用上了这味药茶。

一个月过去,周丽慢慢平复,脚步如风,好像一下年轻了十岁。

继续品用药茶的马局长呢,却走向反面,再次一天不如一天了,原来红润的脸颊,变得一片青白。五十不到的人,走路也弯下了腰。心悸超过了过去,梦中无端大叫:“不,别这样。”然后就醒了,一身的大汗。

周丽急了,询问做了什么噩梦。马局长摇着头,怔忪着,许久不说话。

无奈,周丽再次带着马局长去了老中医那儿。老中医捏罢脉,一脸不解,问马局长究竟咋了。马局长只是摇头,一言不发。这时,他的手机唧唧一响,来了一条信息。他打开一看,脸色一片死灰,对老中医道:“谢谢老先生了,医生能治病,不能治命。”

老中医苦思一会儿,铺纸,拈笔,自言自语道:“世间没有不可治的病。”

他说,自己祖传一方,亦用铁皮石斛,配以它药,定能回天。

马局长挡住了,苦苦一笑道:“这病,石斛难医。”

老中医一愣,不满地摇头长吟:“铁皮石斛者,药中之王也,怎可如此轻视?”

马局长告诉他:“这病,他人难医,唯有自己才可医治。”

在老中医疑惑的目光中,马局长走了出去,一直走向如水的蝉声中。他没有回家,而是径直去了公安局。在公安局里,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将刚才的那条信息放在公安局长面前,上写:马局长,架桥的那件工程,非我莫属。否则,我会将视频匿名交给公安。

随着这信息发来的,还有一段视频。打开,是一只胖胖的手拿着一张银行卡,塞给马局长,银行卡慢慢清晰起来。

随后,本城最大的地产商人朱正被抓了起来。

原来,他送给马局长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并将经过偷偷拍下来。每次有了工程项目,他就将视频发去,以匿名举报相威胁,索要工程。

也因此,每次有了工程,主管城建的马局长,都如害病一般,坐卧不宁:不给朱正,怕他举报;给,怕他质量不过关,出现不安全事故。

自首后,马局长再也不心事重重了。他在铁窗内,对来看望自己的周丽吩咐:“替我谢谢老中医,告诉他,我病已经彻底好了。”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